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很久以前,我和其他人一樣,以為時間可以消磨一切,快樂的,不快樂的,都是這樣;以為那滄桑逝去的歲月會帶著回憶付之東流。可是,我錯了。三年了,她從未離開過。久積的思念折磨著我,無法忘記這個在世間聞不到一絲氣息的靈魂。我不得不承認,我輸了,從小到大一直如此。 其實,有些人,注定是我們的。你可以視她為你的包袱,她也可視你為她的包袱,但這無疑是最珍貴的,也是無法逃避的。正是這樣,彼此也從未離開過對方的世界,因為那是一片最純潔的天地,沒有人性的醜陋與陰暗,唯有愛和守望。 看著流星劃過夜空,多麼希望那是上帝的恩賜,讓你再次重生,在這喧囂的塵世再游一番。常常惋惜歲月弄人,只是因為她,我沒有了原本那個悠閒自在的影子;因為她,我一再寬容,忍耐,原諒別人的一切;因為她,我又多少次悲傷時,夾雜著思念和痛苦一人走過孤獨的大街…我改變的太多,只是害怕,害怕一個人,害怕我的一個舉動使別人和我決裂,害怕被拋棄的感覺。 每天看著充滿心機的勾心鬥角,爾虞我詐,我好心痛,好想去改變他們,讓他們學會愛,學會守望。然而,真正地面對著醜陋的敵人,我卻拿不出一絲抵抗的勇氣,它是多麼的強大,而我又如此渺小。想要改變這個世界,可我能行嗎?那太難了!好慶幸在我的生命裡,還有一片只屬於自己的,最隱秘的天地。 真的好喜歡梨花,但它會凋零。我想,或許有一天,我也會累,會倒下,會凋零在這條無緣的不歸路上。但我希望,在我生命最後墜落的那一瞬,我,仍在守望…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今年都沒怎麼來寫日誌了,因為過完年工作非常的忙碌,很快又要考試了,不知道這次的考試能否過關,如果沒過只能怪自己不夠努力, 今年的心情很複雜,有很多事情想做,也有幾個心願想要完成,可是轉眼今年就到四月了,呵呵,加油吧!也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了~ 有一次在同事家吃了豬腳姜,很好吃,就想自己學著做,哈哈,可是做的不是很好吃,但我還會繼續做,直到滿意為止,聽說吃這個,對怕冷的人很好,我就是那種特別怕冷的人,也許是該補補了,以前這些都不懂的,什麼體質要吃什麼的,現在才發現,要學的東西真的好多好多,我會一樣一樣的去學,生命不息,學習不止! 今天星期天,睡到十二點才起床,好幸福,嘿嘿,每天上班早起實在太痛苦了,不管晚上多早睡,早上也起不來,我喜歡賴床,每天LG起來做好早餐才叫醒我,模模糊糊聽到廚房做早餐的聲音感覺好幸福,希望這樣的幸福一直持續下去,婚姻中的愛情是需要經營的,我相信婚姻並不是愛情的墳墓,把婚姻當成"另一段"戀情的開始~今天看到這麼一段話,就印像很深刻:"愛情需要溫習,婚姻需要保養。一個人想要在婚姻中保持魅力,只有不斷學習,不斷更新,不斷補充。在婚姻中戀愛,在戀愛中學習。" 這輩子為了這份愛,失去了一些"重要的東西",也許失去的就再也找不回了,不管值不值得,已經做了選擇,沒辦法回頭了,只希望她們能原諒我吧,我會努力的好好生活,會把日子過好,既然我這樣選了,就做好了吃苦的準備,放心吧,我會堅強的,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,很多東西都需要跟著改變了,身邊的一切都因現實而改變,人也變的現實,沒有人可以相信,這輩子就只能靠自己,這也是現在的人為什麼變的"自私"的原因,人不是一生出來就會"自私"的,而是被社會的歷練學會了用"自私"來保護自己~
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歲月匆匆,我已經二十歲了,驀然回首,自己在這世上已走過二十個春秋。獨在異鄉為異客,每到夜幕降臨的時候,看著路燈下來來往往的人們,心總會一路彷徨,彷徨在車來車往中;彷徨在人們的歡呼中。在這個陌生的城市,一路走來的歷程便在未眠的夜晚依依呈現。 二十年前,我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呱呱墜地,兒時不像城裡的孩子,我大部分時光都放在各種各樣的農活上。真正學會獨立是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,那年我父親不幸去世,當我變成了家裡唯一的男人的時候,我才開始意識到自己身上的擔子。俗話說: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。雖然我的童年時光少了很多別的小孩子擁有的美好,但是我卻因為家庭的不幸而早早學會了很多小孩子沒有的東西。 十三歲那年,我小學畢業,那年九月,我和別人家的孩子一樣帶著中學生特有的心情來到了鄉上讀初中,伴隨我而來的還有我奶奶。奶奶沒有讀過書,是個名副其實的文盲,所以她希望我好好讀書,將來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奶奶是個很頑強的老人,雖然家裡貧窮,但為了能夠讓我順利完成學業,她在鄉上的某個小街租了一間小屋,在那裡擺個雜貨店賣東西,每天幫我做飯、洗衣。一直到我初中畢業。 2006年的那個秋天,為了繼續自己的讀書生涯,我背井離鄉,第一次背著自己破舊的行李一個人離開了那座大山,來到了個舊這個並不大而卻又十分陌生的城市。在個舊二中,我開始了自己的高中生活。記得剛來個舊的時候,從一個只有單純蟋蟀聲的農村來到燈紅酒綠的城市,一開始真的有些不習慣。在這樣喧囂的城市裡,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,一個人很是孤獨和寂寞。高中三年是這一路上至關重要的一個階段,我不想辜負家人對我的希望,於是把高考複習資料發了一遍又一遍。努力奮鬥,充實擁有的每一天,這是我唯一能夠做到的。09年6月,我帶著所有家人的期望走入考場,用三年的艱辛作答幾份將改變我一生命運的高考試卷。 等待,等來了高考分數(512分),期盼,盼到了昆明理工大學的錄取通知書。我拿到通知書的那一刻,我流下了熱淚,因為我是村裡有史以來土生土長的唯一一個真正的大學生。 2009年9月,車子載著家人的期望和我無限的憧憬駛向了那充滿希望的地方——昆明。 跨入昆明理工大學就意味著我距自己的夢想又進了一步,實現大學夢並不意味著成就最終夢想,肩上的責任還很重,我知道大學裡還有很多困難與挫折等待著我去經歷,去克服,我已經做好充分的準備,去迎接新的挑戰。 一路走來,有過掌聲,有過鮮花,也有過自己默默堅持卻不為人知的困難和挫折。我不知道自己的這些經歷到底會給我帶來什麼,但我相信,某一天自己所經歷過的這一切將會改變我的生活。 文章來源:叛逆教育 |北歐紅嘴白頭鷗棲息地 | 朋派網--市場行情 |陳力丹的BLOG | 《女友·校園》CUTE雜誌 |邢渲通靈的BLOG | 焦艷養生院的BLOG |黃志達 | 嫻的養心館 |leisure space |
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天空中出現微微的笑臉, 切溶化成一盆死水,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 那是一朵盛開玫瑰, 那微微的輕風滑過, 切成了一支桔梗,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 哪天我和你相遇, 你的微笑是那麼的甜蜜, 不時的在我腦海迴盪, 盪開了我的心扉, 我一直在默默等待著, 等待你那甜甜的微笑, 再一次偶然與你相遇, 甜甜的微笑隨風而去。 留下的卻是……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 文章來源:大麥茶-三寶 冷眼看人生 |Who's Annoying Me Today | 殷洪兵:綠色,向上的力量 |萬力刀的BLOG | 龍鳳胎圓夢 |公交妹妹--浦娟的BLOG | 鐵子,邊走邊說 |駱抗先與劉志華的乙肝頻道 | 張小路的行知 |兩棲人的BLOG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7 Reads)
2006年3月15日,新年的喜氣尚未在人們的臉上退卻,一紙健康體檢報告將我從幸福之顛直接打入到了痛苦的深淵。當我把體檢報告中不正常指標輸入電腦時,3個可怕的字出現在電腦屏幕上「尿毒症」,看到這三個字猶如看到了魔鬼,瞬間使我大腦一片空白,世界也變成了灰色,我的心在一點點下沉,整個晚上都被恐懼的氣氛包圍著,血壓也由正常迅速升到了180,現在想想當時的自己真是恐懼到來極點。   剛住院時,吃不好,睡不好,每天胡思亂想,體重急劇下降,最後連走路的力氣都沒了。經過一個星期的思想鬥爭,看著一個個因病魔而逝去的病友,我決定選擇與病魔抗爭。   快樂也是一天,痛苦也是一天。為了我年邁的父母,尚未成年的女兒,愛我的老公以及關心我的親朋好友,我要學會堅強。於是,我買來了大量有關腎病的書籍,開始認真閱讀,腎病該吃什麼不該吃什麼,都牢記心間,我的喜好也因生病而改變,我最喜歡喝的咖啡換成了中藥湯劑,把最愛的零食變成了大把的西藥片;把身體的疼痛埋在心裡,用我的笑容面對每一個人;每天治療時,我總是搜腸刮肚的說笑話給病友聽,把沉悶的病房變成歡笑的海洋,讓病友暫時忘卻身體的傷痛。快樂的心情也有利於我病情的好轉,經過一個月的住院治療整個病房只有我的病情得到了控制。   出院後我繼續治療,為了不影響家人的正常生活,我和老公商定,在我能自理的情況下,不要把我當成病人看待。於是,我開始背起行囊獨自北上求醫南下問藥,把治病當成自己快樂的旅遊。看病時,經常會有醫生問我:病人呢?我底氣十足的說:我就是病人!   經過我將近四年的不懈努力,我的病情基本上得到了控制,我很清楚這只是階段性的勝利,我與病魔PK的日子還很長,是一個長期的持久戰。在這四年中,久病使我成為自己的良醫,我學會了自己給自己打針;自己給自己灌腸;自己給自己調整治療方案,所有我能做的事情我都學著自己去做,我不想因我生病而變的柔弱,我要學會堅強,我要用我的快樂療法來面對以後所發生的一切,決不放棄,與病魔抗爭到底!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2 Reads)
兒童時期藥物中毒較常見,其發生率僅次於家庭意外傷害,通常多見於2至4歲的幼兒,以男孩多見。因為此年齡段的小孩對外界充滿好奇心,又缺乏必要的判斷力,如果藥物或毒物保管不嚴,就會造成小兒誤服而致中毒。  同時,由於小兒患病機會遠遠超過成人,用藥的機會也超過成人,而他們的機體的介毒功能遠不如成人健全,對藥物的耐受力也遠不及成人,尤其是嬰幼兒,因而用藥更易發生毒副作用。藥物中毒多見於鎮定安眠藥、止痛藥、鎮咳藥、抗生素、皮膚外用藥、胃腸道用藥等。   大多數情況下,診斷可依據毒物接觸史及用藥史,一般其特徵性的中毒表現與成人類似。有時如中毒史不明確,患兒又不能準確敘述,或者診治時已昏迷不醒,則臨床診斷較困難。甚至有些藥物中毒的症狀和體征與常見的內科疾病相似,而易發生誤診或漏診。例如一個成人注射鏈黴素等藥物發生毒副作用,可能先出現耳鳴、眩暈等症狀,停藥後可避免耳聾發生,而嬰幼兒不會敘述,常常難以及時發現,有時發生耳聾也不易察覺,甚至過了一段時間才被發現,以至喪失了治療的良機。   因此,家長應避免、防止兒童接觸有毒、有害的物品。一方面在小兒用藥過程中仔細觀察,早期發現毒副作用;另一方面應對中毒症狀保持高度警惕,特別是在出現以下情況時:例如兒童出現難以解釋的嗜睡、神經症狀或其他奇怪行為;不明原因的多系統損害;外傷,特別是難以解釋的摔傷。此時應搜集現場物品,包括嘔吐物、剩餘食物、器具、大小便等,以便於就診時供醫護人員參考。   對於懷疑藥物急性中毒的患兒,病情輕者,先做觀察並給於一般處理。可以將患兒移離毒物污染場地,往往勝過以後數小時甚至數日的治療。毒物污染的衣物要立即脫掉,並用大量清水反覆洗試接觸毒物的皮膚15分鐘以上。忌用熱水,以微溫為宜。眼內染毒可用生理鹽水或清水徹底清洗,特別是強酸或強鹼類濺入眼內,更需反覆沖洗,時間不少於半小時。   對於口服攝入的毒物,除非是毒物性質不許可,如強酸、強鹼等腐蝕劑或吞服煤油、汽油,以及患兒神志不清不能配合外,否則應對所有攝入毒物進行清除。一般毒物在吞服6小時內均應催吐,可以喝大量的微溫鹽水(半量鹽加入250毫升水)或牛奶3-4杯後,用棉棒、筷子或手指等刺激咽部催吐。   誤服強酸者可先服用蛋清水1000-1500毫升,以稀釋酸的濃度,繼之可口服蛋清、牛奶、豆漿200毫升或花生油150毫升,忌服碳酸氫鈉。誤服強鹼者可先服用醋以中和之,然後服用生蛋清、牛奶或植物油。   經採取上述措施後,患兒病情仍無好轉甚至惡化,則需立即送往醫院搶救治療。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在我還在上中學的時候,聽說一個女老師懷孕,而他的丈夫卻搬幾箱方便面;擺在屋裡讓她養身體。她一氣之下,打掉了孩子。畢竟她老公年紀還小,把懷孕看到很簡單。等到她再懷孕的時候,老公照顧的非常好。而下文這個故事裡,媳婦懷孕,婆婆也搬方便面來讓媳婦養身體,這又算是什麼事?   傾訴者:風鈴(化名),女,27歲,暫無職業   文字:安心   認識馬泰(化名)的時候,我還在濟南上班,他則在聊城老家工作。因為馬泰家不在濟南,家庭條件也不好,爸媽曾強烈地反對我和他在一起,但我一直為愛堅守。   我覺得馬泰是個好男人,會一輩子對我好,為了他,為了這份感情放棄一些東西是值得的。所以,在結婚前,我就跟他去了聊城。   馬泰家在農村,到聊城後,我重新找了工作,和馬泰租房子住。不久,他因為哥們兒義氣和人打架,被拘留了十幾天。當時公婆很擔心我會和馬泰分手,他自己也情緒低落。為了給他一份安全感,證明我對他情比金堅,我和他領了結婚證。   其實從戀愛開始,我就已經開始幫扶馬泰家裡了,我的收入比他高,他家裡有什麼事都是我出錢,他們村裡的人都知道,我為他們家付出很多。   領了結婚證後我們就開始商量婚禮,他們家人來濟南跟我爸媽見面,我爸說到婚禮的安排和彩禮的事時,他們家人什麼話都不說,場面非常尷尬。我知道他們家沒錢,可沒多就出少啊,連句話都沒有算什麼事?   回到聊城後,公婆說給我們買傢俱,婆婆又拿出兩千塊錢,對我說:「別嫌少。」當時我很高興,只要他們心裡有我,錢多少我不在乎。   到商場後,當看好某件傢俱時,他們卻沒有一個人說話,就等著我付錢。我這才明白,婆婆那兩千塊錢並不是給我的,而是要買傢俱的時候花掉,這就是他們說的「傢俱我們給你們買」!   兩千塊錢能買什麼傢俱?可想而知,我和馬泰結婚的傢俱,大部分都是花的我自己的錢。我心裡很不舒服,覺得自己好像被耍了。 我和馬泰結婚,他們家就給了我那兩千塊錢,其他都是我自己張羅的。當時我的一個女友說:「結婚他們家為你花多少錢,就意味著你這個媳婦在他們心裡值多少錢。」我還不贊同,後來想,還真是這麼回事,起碼他們對我是這樣。   懷孕兩個月後,我坐骨神經疼,不能吃藥就忍著,後來實在忍不住,就辭了職。當時馬泰想到濟南發展,我就在公婆家裡待產。   因為懷孕後胃口不是很好,有些東西吃不下,婆婆嫌我挑食,並不給我特意做飯。我住不下,就回了娘家。   我爸媽已經離婚了,爸爸另外成了家,走的時候只給我媽留了套房子,其他什麼都沒有。媽媽平時要上班,我也不能總是住娘家,於是,懷孕的時候,我就娘家和婆家兩頭跑。   那年8月份,我從娘家回到婆家,因為那個季節農村比較忙,我想幫他們幹點力所能及的活。可是,無論我干多少,總有沒完沒了的活等著我。那時候我已經懷孕七個多月了,整天挺著個大肚子忙來忙去,婆婆從來不說讓我歇著的話。   實在受不了,我又回了娘家。   生孩子半個月之前,我回了婆婆家。那天,我肚子疼,跟婆婆說,她說我閒著沒事瞎鬧騰。我就給馬泰打電話,說我肚子疼。婆婆說我:「你肚子疼跟他說有什麼用?他能替你啊?哪個女人不生孩子啊?」   婆婆的話讓我難受得要命,她不管我,還不讓我給老公打電話,那要我怎麼樣?!   當晚,我的羊水就破了,馬泰的表妹扶著我上車去醫院,我呻吟著:「疼死我了疼死我了……」婆婆說我:「什麼死死的?你怎麼說話呢?」我就連疼都不敢說了。   到醫院後,看到別的產婦被親人圍著噓寒問暖的樣子,我真是太羨慕了!  第二天早上8點,我生了兒子,老公隨後也到了。婆婆說:「我的錢都花完了。」可是,住院的錢都是我拿的,孩子的東西也都是我媽早就準備好的,沒讓婆婆花錢啊!   我問婆婆:「媽,你帶了多少錢?」她說:「三十多塊。」我真是要崩潰了!我生孩子她就帶了三十塊錢,還說花完了。   出院的時候,表妹在回家的路上問我:「嫂子,你希望孩子長大後什麼樣啊?」我說:「我希望他是個有能力、有責任心、孝敬父母的人。」婆婆立刻說:「你能教育出那樣的孩子嗎?」   當時我真想立刻下車,不跟她回家了。她可以不喜歡我,但為什麼要這樣說我的孩子,這可是她的親孫子啊!   馬泰的假期結束後就回濟南了,我在婆婆家坐月子。   有一天,婆婆不在家,都下午四點多了,我連午飯都沒吃。實在餓得不行了,我就想找點什麼吃的,可家裡什麼都沒有。我哭著給馬泰打電話,說我很餓,卻沒有吃的。   馬泰的安慰並不能解決我的飢餓,沒辦法,我只好給我媽打電話。我媽心疼得不行,趕緊出去加工了二十斤蛋糕,買了十斤大蝦,讓濟南到聊城的長途車給我捎了過來。   我那月子坐的……真是不想再提,婆婆有時候就給我煮包方便麵,那也是一頓飯。出了月子我就帶著兒子去了娘家,但也不能讓婆婆見不到孫子,於是還兩邊跑。   馬泰在濟南的工作並不好,每個月只有一千來塊錢的工資,如果我帶著兒子到濟南找他,我照顧孩子不能上班,他自己的工資根本養活不了一家三口。於是,我只好繼續在婆婆家住著。   平時,我媽經常往婆婆家捎東西,過年過節的時候我和馬泰也給公婆錢。我和兒子平時也就吃個飯,沒有其他花銷。   幾個月前,我媽給我打電話,讓我到濟南住,說馬泰有點不對頭。因為有過失敗的婚姻,我媽在這方面很敏感。馬泰平時住單位宿舍,有時會到我媽家去住。我媽說,馬泰晚上會偷偷接電話。 我告訴我媽,說馬泰不是那種人,但她還是堅持讓我過去。於是,我就離開聊城,回到了濟南。我和馬泰連租房的能力都沒有,就跟我媽一起住。   一天,家裡等著馬泰吃飯,他卻遲遲不歸,給他打電話老是占線。我就出去找他。一出樓洞,我就看見他在不遠處打電話,我依稀聽見他說:「我七八點上班,七八點下班,你還不知道嗎……」   吃完飯,我問馬泰:「剛才給你打電話老是占線。」他說:「沒有啊!」他肯定的樣子甚至讓我懷疑自己打錯了電話。可是,我看了看家裡的電話顯示,沒打錯,就問他跟誰通話,他說是同事。   很明顯他在撒謊!同事不知道他幾點上下班嗎?   晚上,我偷偷看了馬泰的手機,把和他通話的那個號碼記在了我手機上。本來我是想存下那個號碼的,可不小心撥了出去,趕緊掛斷了。   第二天一早,馬泰很生氣地給我打電話,說:「你神經病嗎?給人家打電話幹嗎?」他的態度證實了我的猜測。我說不是故意的,又問他到底怎麼回事。他說,只是個網友。   我沒有更多的證據,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。   一兩個月後的一天晚上,馬泰睡了,我用他的手機定時間。手機拿在手裡的時候,我忽然想起白天給他打電話還是占線,於是,我翻看了他的短信。   那些曖昧和情色的短信讓我的整個世界都塌了……我把他弄醒,讓他給我個解釋。他說:「就是個網友,臨沂的,我們視頻過,她可丑了,四五十歲了。」他這麼說,我也沒法再追究。   第二天上午,馬泰給我打電話,問我是不是還生氣,又說:「只是個網友,德州的,三十多了……」天哪,他連謊話都編不圓滿,讓我怎麼相信他?!   我不知道怎麼辦,給公婆打電話,讓他們到濟南處理這件事。馬泰的態度很不好,說:「我錯了,對不起,你還想怎麼樣?」婆婆立刻站在了他那邊,說:「他都道歉了,你還想怎麼著?」   我想過無數次離婚,甚至咨詢過律師,但看到年幼的兒子,我總是狠不下這個心。再說,我現在沒收入,離婚的話他們不會給我兒子,他也沒有任何財產可以分給我,我無法想像離婚後的日子……   除了忍,我還能怎麼樣?想起自己的狀況就灰心喪氣,覺得生活暗無天日。那段時間我經常做噩夢,醒來就想哭。 每次和馬泰在一起,我總是忍不住問他:「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」馬泰說,那些短信都是發著玩的,讓我原諒他,我們重新開始。我想,我沒有更好的選擇。   他辭了職,我們投資開了個汽車配件店。我們沒錢,經常周轉不靈,生意做得很是艱難。公公在村裡幹過多年村主任,婆婆以前也是鄉村教師,我就讓馬泰先跟家裡借點錢,讓我們渡過創業之初的難關,等以後賺了錢再孝敬他們。   但他不肯。沒辦法,我就給公公打了電話,說了我們的現狀,希望他們能幫一下。公公答應了,但隨後給馬泰打電話,他卻說不用家裡幫忙,一切都挺好。   我真是想不通,為什麼陪他吃苦的是我,享福的是他父母?
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